行业动态
  • 银监会摸底并未叫停信托配资业务
  • 发布日期:2015-07-16
  • A股震荡反弹之际,市场对于监管层清理配资的传言格外敏感。日前,市场对一则银监会叫停配资的传闻高度关注,据记者了解,截至目前,银行、信托等机构的配资业务都仍正常开展。

    现状:伞形信托渐淡出

    “目前我们的配资业务都还在正常开展,并没有被监管层叫停。”某大型国有银行人士15日明确告诉记者。他进一步补充表示,配资业务目前主要分为对接伞形信托的配资业务和对接单一的结构化信托配资业务两大类,“现在对于伞形信托的配资需求,银行方面确实比较谨慎,很多银行都已经暂停了对伞形信托的配资业务,但是对结构化信托的配资仍照常进行。”

    平安证券银行业分析师也告诉记者,714日下午银监会确实召集主要信托公司对银行、信托资金入市的渠道及规模进行摸底,但暂未听说银监会已经叫停配资业务。

    需要关注的是,证监会发布新规《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下文简称“19号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也重申实名制要求,并称将组织专项检查。严格落实证券账户实名制,进一步加强证券账户管理,强化对特殊机构账户开立和使用情况的检查,严禁账户持有人通过证券账户下设子账户、分账户、虚拟账户等方式违规进行证券交易成为当前规范市场配资业务的重点。

    “我们也看到了证监会的这一最新规定,所以对于伞形业务,虽然监管层还没有叫停,但在今年4月份证监会要求券商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为伞形信托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这一规定出台后,伞形信托的发行就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各家信托公司都停止了开新伞的业务。”沪上某信托公司副总如此描述行业最新情况。

    其同时指出,单一的结构化信托配资业务是一项已经运作多年的成熟业务,风控措施较好,因此目前仍在正常开展中,“对于单一的结构化信托配资业务,我们认为优先级资金的风险是可控的。”

    走向:清理配资不会“一刀切”

    在银行业内人士看来,伞形信托业务之所以被监管层严格规范,重要原因在于其母伞下可设立的子伞层面的风控问题。据介绍,在伞形信托业务中,信托公司充当的是一个“主承包商”的角色,通过旗下的母伞设立的子伞单元,信托公司再把来自于银行的优先级资金分配给各个配资平台,“这些配资平台很多都是通过线上发展业务的,对接的是HOMS系统,这里的风控盲点在于银行或信托的尽职调查无法做到配资的最底层,同时HOMS系统也可能造成虚拟账户的运作,使得资金的最后监控出现风控漏洞。”

    而相关配资业务的规模,也一直是市场各方关注的焦点。就在7月初,华泰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曾对此前市场的配资情况进行过梳理。该份报告指出,场内场外配资的总体规模在3.3万亿元左右,银行理财资金流入场内的两融融资和场外的配资的总额估计在1.6万亿元左右,占3.3万亿元的股市融资规模的50%左右,其中场内融资约10000亿元,两融融资8000亿元,收益互换2000亿元。

    至于场外配资部分,华泰证券的研报估计,前期配资规模峰值预计在1.2-1.5万亿元左右,其中有约6000亿元资金是来自于银行理财资金。经历后期市场的深度调整和平仓逐渐爆发,预计配资规模回落至8000亿元左右。

    “如果银监会真的要对配资业务进行规范,我们预计不会出现新增业务和老业务同时叫停的‘一刀切’模式。”前述银行业内人士如此分析。他指出,新老划断应该是未来规范举措的可能方向。“从目前市场上运行的伞形信托而言,其大量兴起在去年底,今年二季度以后就呈现下行趋势,因此存量规模并不大。”

    而根据北京某大型信托公司人士的估算,因为伞形信托的存续期为1年,因此大量存量业务将在今年年底到期,加上之前市场调整造成的平仓等影响,该人士认为伞形信托的存量规模已经比高峰时期缩水至少20%,“目前银监会层面也没有明确规定不让做伞形信托业务,因此相信让存量业务慢慢退出市场,限制新业务的开展是大方向所在,这样做也不至于让A股市场再度发生剧烈波动。”

    也有市场人士认为,鉴于此前杠杆资金的“双刃剑”作用,其助涨助跌效应还是会让监管层对其有所规范。未来市场上配资业务的增量可能面临更加严格的管控,比如区分单一性的结构化配资和伞形信托配资,对于代客理财资金和自有资金的入市也进行不同的认定和区分等等。

    “在证监会、中登相继公布相关法规表态清理场外配资之后,清理配资已是多部委联合行动的趋势。”平安证券预计,作为最重要配资渠道和资金来源的银行、信托的监管方银监会,后续也应该会有相应表态。

友情链接: 金控集团 | 中国人民银行 | 天府通 | 中国证监会 | 上海证券交易所 | 深圳证券交易所 | 成都金融 | 中国保监会 | 中国·成都 | 中国银监会 | 西部金融人才网